YANGCHENG BUSINESSMEN

盐商人物

盐商人物第13期丨专访Ferrotec(中国)董事局主席贺贤汉:专注科技创新发展,助力做强中国制造

发布时间 2020/2/25

本期嘉宾

贺贤汉现任日本磁性流体技术股份有限公司(Ferrotec株式会社)取缔役副社長,杭州大和热磁电子有限公司、上海申和热磁电子有限公司副董事长,江苏富乐德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、江苏富乐德石英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的董事长。

访谈手记

2018年Ferrotec(中国)在盐城的东台市相继成立了两家公司(江苏富乐德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、江苏富乐德石英科技有限公司),虽然公司成立时间不长,但是依托Ferrotec(中国)强大的技术力量与市场资源,江苏富乐德已经在地区经济发展中脱颖而出。正因此,贺主席荣获了盐城市“突出贡献企业家”的称号,以表彰他在推动地区经济发展上做出的贡献。贺主席这次在东台的行程很满,为了接受我们的专访,他特意把原本的会议推迟了一会儿。就在这简短的采访中,他向我们讲述了留学和创业的经历,以及对企业管理与发展的一些心得,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个企业家对事业的执着与拼搏奋斗的精神。为了更好的发展,他留学后选择回到中国并加入了Ferrotec。他说:“当时的Ferrotec在中国的规模很小,工厂都是租借的,但是当时我看这样倒是蛮好的,因为这样的话,我就有创业的机会。”的确事实证明,困难在他面前只是机会,而且困难越多机会也就越多。当初他们生产的是一个半导体制冷器,其原料都是进口的,结果是成品卖到40美金还要亏20美金。为了改变这种被动局面,他开始自己研发产品,为了引进人才,更是在上海成立了公司。经过不断的攻关研发,功夫不负有心人,半年时间就投入量产,这个产品如今已占有全球市场40%的份额。在他的带领下Ferrotec(中国)早已经成为国际知名的半导体产品与解决方案的供应商。但是当我问他是否已经实现了当年的创业梦想时,他却说:“我认为预期还没有达到,因为当时设想的是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一直做下去。”或许这是一个没有目标的目标,却又是一个远大的目标。他的目标就是永远向前、永无止境、永不满足,把事业不断地推向一个又一个高峰。这种对事业的执着与坚守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学习,但是他说:“现在很多中国人缺少这种执着,不喜欢长久,只希望赚快钱,不能耐住性子做事业。”他的这番话,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去深思。的确无数的事实告诉我们,任何辉煌都要经历无数的积淀,但是很多人却只愿意看到收获的结果,不愿意接受漫长甚至痛苦的过程。作为一位企业家,作为一个国际大企业的掌舵人,贺主席不但在为企业的发展思考着未来,也更为中国科技进步在孜孜不倦的贡献着。他说:“中国在材料方面是落后的,但我们现做的三个领域都是中国最希望引进的技术。”我想一个人之所以能被称为企业家,不是因为他为自己带来了多少财富,而是为行业、为社会创造了多少价值。我们相信,在他的带领下,江苏富乐德以及Ferrotec(中国)集团不断创新发展,必将继续用科技创造出更多辉煌,也为助力做强中国制造而贡献着力量。


访谈摘录

时间:2019年12月28日

地点:江苏富乐德(东台市城东新区鸿达路18号)

1

陈建华:当时很多留学日本的人,希望毕业后留下来,但是您为什么要毅然回国创业?

贺贤汉:是这样的,1988年的时候,我原来是在上海财经大学做老师的,后来我就想出去留学,那么当时正好有一个机会:就是说日本在中国招留学生,后来就考了早稻田大学的硕士研究生,在那儿念了两年,念好了以后,我的导师帮我介绍到日本大学,又去读了两年。那么念到最后一年的时候,老师就来问我:到底想考博士,还是怎么样?但是他说日本的经济学博士要到45岁才能拿得到。当时想留在日本的人确实很多,那么我就说45岁有点晚了,这个不行。所以后来我就去就职科里面报名登记了一下,这个时候就有好几个公司来找我,后来我想我还是回国去,为什么?因为我在日本没机会,在日本实际上做到四五十岁的时候,基本上还是做课长,50岁以上的才能够做部长。当时我说我还是回到中国去,那么后来我在92年回到杭州开始创业,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加入到ferrotec公司里去。这个时候ferrotec在杭州还是一个很小的公司,而且工厂也是借的,也没有什么很好的产品拿到中国来做。但是当时我看这样倒是蛮好的,因为这样的话,我就有创业的机会。另外当时是我们的日本会长,他对我们留学生很了解,他说:“所有东西都交给你,你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。”我想他这么信任我,那么后来我就下决心做这件事。这就是我到日本留学,之后回到中国来创业的整个历程。

2

陈建华:创业过程遇到了哪些困难,您是如何克服的?

贺贤汉:遇到困难是很多了,因为什么呢?因为你没产品。当时就拿了一个半导体制冷器(现在是在全世界占了40%的这样的一个产品)来生产,那么拿来的时候,它的原材料由两部分组成:一部分是我们的陶瓷基板,也就是一个电路板,这个从日本进口。另外一个是里面有一个半导体的多晶晶粒,这个是通电的,主要是为了把回路能够转起来,这个是从美国过来的。那么做出来以后,这一块40×40大小的半导体制冷器,大概要卖40美金,但我还要亏20美金,那么在这样情况下就没办法做下去。所以这个时候我开始找人自己做研发,后来1995年正式在上海成立公司做这个产品,实际上我只用了半年的时间,就把它全部量产。一下子成本便宜了3/4,我40美金的东西,最后成本就10个美金做下来,后面企业凭着这个产品开始朝上面走。因为它应用范围非常广,从家用电器到医疗设备,也应用到现在的5G通信里面,华为现在100%是用我们的产品。我们在通讯设备里面的一个微型制冷器,可以占全世界的60%份额,整个制冷器占了40%的全球份额。

3

陈建华:您认为当初的创业预期目标实现了吗?

贺贤汉:我认为预期还没有达到,因为当时设想的是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一直做下去,能够把它做大。而且要做什么呢?做中国人做不来的东西,而且要为中国的技术积累做贡献,特别是2015年国家提出“中国制造2025”这个规划后,我们的目标就更加的清晰了。所以我们现在做的三个领域都是中国最希望引进的技术:一个是半导体相关的材料,中国在材料方面是落后的;第二个是我们的半导体制冷系统;第三个就是现在的电动汽车里面所需要用到的一些应用产品。

4

陈建华:企业运营中,您是如何进行人才管理,从而发挥他们价值的?

贺贤汉:我是比较喜欢学习的,因为我原来也是大学里教书的,而且从小就养成这样一个习惯,希望不断地吸收一些新的东西。所以说对人才我们是非常重视的,工作中要跟他一起去做,特别是帮他们创造好的环境。比如说我们这里原先有一个博士,这次又引进了一个,现在一共有两个博士。那么我们千方百计的为他们创造一个优良的研发环境,让他们能够安心在这里把他们的技术能力发挥出来。而且要鼓励他,要看到他们好的时候,也要让他们看到自己今后到底在这个舞台上能够做出什么成果,让他们能够把聪明才智发挥出来。

5

陈建华:您是如何理解“企业发展需要创新、需要执着坚守”这些观点的?

贺贤汉:创新是非常重要的,而且你要不断地去寻找。我们讲的“万众创新,大众创业”的这个讲法是非常对的,但是中国就是因为缺少了这个东西。美国人的创业公司很多,也善于创新,不管什么东西他都会去想,都会去试一试。我认为我们中国接下来,要想超越美国,创新是非常重要的内容。
但是中国人也有一个普遍的特点,就是希望能够赚快钱,一看到亏损它就没办法了,忍耐不住了。我做过一个医疗仪器产品,用来DNA血液分析的,还有一个和血液分析配套的设备。这两个产品我从2003年开始做,一直做到现在,年前开始把整个方向重新定了一下,定了以后一下子就爆发出来。所以说关键你要有耐心,你不能老是考虑到你今天要赚多少钱。我经常跟他们讲,我说你要创业,你就要把现在的工作当作一个事业来做,你就能够做好了。因为做任何一个最先进的东西,或者是一些最基础的,例如材料方面的东西,实际要花很多时间,而且要花很多钱,但是你要把它做好,就要有耐心。

6

陈建华:富乐德的产品受到众多国内外用户的认可,您认为这主要靠的是什么?

贺贤汉:第一是靠我们的技术创新;第二是我们的质量管理;第三是我们能够迎合客户所需要,客户需要什么呢?需要服务、需要快速的反应,这些我们都做到了,另外一个最关键的就是你的质量要符合他的需求。他在国外要买也买得到,但是在你这里买的话,你能够从价格上比其他人更合理,另外从服务上你现在可能做得更好,在反应上面你做的比人家更好,这样一来的话,人家对你的产品当然就会产生需求。


SERVER 服务